红色警戒 > 资料百科 > 红色警戒3苏联战熊

红色警戒3苏联战熊

  定位:战斗侦察兵
  
  训练总部:鄂木斯克科学部
  战场训练地点:苏联兵营
  信条:“吼~~~”
  配备:
  >锐爪
  >舒莫夫-3型吼叫扩音器
  >滑动调节的训练项圈
  >适合大多数尺寸的装甲板
  >植入的微芯片
  
  历史资料:
  
  随着苏联战争机器蓄势待发,苏联领导人们越来越明白到恐惧也是对付许多敌人的最强武器之一。伴随着V4火箭发射车、基洛夫飞艇和天启坦克,恐惧才是使苏联的敌人们臣服于联盟钢铁意志的终极武器。这也是为什么实验科学部能够得到一笔来自于苏联全体知识分子工资的特别科研经费,用于开发各式新式“恐惧”武器。这一系列探索中成功的项目包括生化炸弹、电鳐攻击艇、传闻四散的轨道磁力卫星,以及,当然了,苏联的战熊计划。俄罗斯把自己国家最强大的哺乳动物投入到前线战斗中不仅仅提高了士气,它在软化敌人步兵对苏联部队地面的抵抗力方面取得了轰动性的成功。
  
  战熊依靠更好的耐力代替了苏联军犬(狗狗们被证明不适合在恶劣气候和盟军炮火下服役),这些俄国大熊出生在笼子里,从出生起就接受军事战术训练,并已习惯了忍耐当代前线战争的严酷。它们的爪子为了撕穿轻型装甲而被磨的无比锋利,它们的身上安装有特殊扫描阵列和扩音模块,后者可以把强有力的吼叫放大成震耳欲聋的冲击波,把一个人震撼得无法动弹。战熊的坚强足以保证它们勇敢地跳入苏联边境冰冷的水中,那里是它们必须经常巡逻,搜索疑似间谍和蛙人的地方。
  
  虽然现在已经很难回忆起早年没有受训战熊与苏联男女们为了祖国的荣耀共同战斗的时光,但战熊计划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早期的训练尝试遇到了各种麻烦,比如某些战熊——尽管花了它们一生的时间去纠正——在复杂战斗情况下还是会出现不可预知的暴怒,它们的爪子会落到最近的动员兵而非敌方战斗人员身上。战熊另一个令人不安的地方是高比例的精神恍惚,贫血,以及其它普遍不愿服从作战命令的情况。虽然这种情况直接改善了苏联典型糟糕的食品补给,但还是严重损害了实验科学部的公众形象,直到引入了特种训练项圈才有所挽回。这种项圈安有数百万个基于特斯拉技术的微型电击装置,允许战熊和战地指挥官之间直接“交流”,标准微芯片的植入使得战熊成为了战场上的扫描仪。战熊们的拒绝服从和胡作非为再也不是一个问题了。
  
  在备战日子中那些熊熊们的生活条件是严守的秘密,尽管普遍的猜测是那些条件不怎么样。一个世界级的动物心理学家注意到了这些熊,虽然各不相同,但它们看起来都表现出比并肩作战的人类同志们更严重更明显的压抑和焦虑症状。这个心理学家建议立刻把这些熊熊们放归大自然。当面对来自电视广播的各种谴责时,实验科学部发言人的反应是用尖酸刻薄的语调不断重复这个心理学家的的话,然后以叛国罪把她关了起来。
  
  作战摘要:
  
  战场侦察已经揭示了至少以下数点关于战熊的情报:
  
  雄壮吼叫——在战熊怒嚎范围内的敌人步兵会被暂时震聋。事实上,这基本意味着他们要被熊熊的大爪放倒了。战熊要有些准备时间才能吼上这么一次。
  
  间谍去死——战熊训练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增强它们天生的优秀嗅觉,让它们可以找出敌人的间谍。在全国战熊巡逻条例生效后,盟军针对苏联的间谍行动计划的伤亡率达到了创记录的新高。
  
  危险水域——虽然俄国熊熊天生就会游泳,但因为苏联战熊身上的厚重装甲,它们必须从头开始学习游泳。幸运的是,等到它们上战场时,熊熊们已经能象陆地上一样在海里巡逻了。它们在踏水的同时槌打敌兵的威力一点也没有减弱。
  
  反甲不能——虽然一直有过分狂热的苏联战地指挥官去尝试和反驳这条,但事实已经清楚证明了战熊在与装甲车辆作战时无能为力。怎么说它们的爪子也不够锋利,盔甲也不够厚,根本无法应对这种状况。